首页 | 热点关注 | 苗刀资讯 | 赛事专题 | 苗刀人物 | 苗刀研究 | 图书音像 | 苗刀馆 | 视频 | 图片 | 苗刀培训 | International | 留言

一代宗师“燕子”郭长生

郭瑞祥苗刀网  2012-12-11 11:47:05

  郭长生(1896-1967),字恩普,沧州市马道街人。受家乡习武之风的熏陶,自幼酷爱武术。他天资聪颖,臂力过人,行拳出掌不见手,人过一阵风,故武林誉为“郭燕子”,他精于刀、枪、剑等十八般兵器,技击、摔、拿,均有绝妙之处,实为我国近代武林高手,一代宗师。
   郭生长幼年家贫,父早亡,与弟随母艰难度日。他天难度日,他天生一副健壮身板,臂长腰活,气力绝众。十几岁时喜扔沙子袋,几十斤重的沙袋,他两手轮接,变换花样,运转自如。他受孙中山先生“武林强种救国”的影响,怀着武术救国之志,在1916年,时值20岁的郭长生,应招到保定“三省”巡阅使兼任直隶总督的军阀曹锟的卫队武术营苗刀连为伍。当时保定荟萃了不少武术高师,如通臂拳苗刀大师刘玉春、任向荣等。郭长生深知,欲学真功,非拜高师虔诚学艺不可。于是他拜南北闻名的刘玉春为师,学通臂、苗刀、左把枪等。由于郭长生勤学苦练,乐此不疲,加之性格忠厚,平易近人,因此深受其师刘玉春的器重和喜爱,刘玉春近而把自己全身武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郭长生,郭长生聪明灵透,能举一反三,名师遇高徒,恰如鱼得水。郭长生谨慎从师,在高师的悉心指点下,刻苦磨砺,技艺突飞猛进。他自己常说:“若得惊人艺,锻炼就得有横骨头。”他给自己订下严格的训练制度,日复一日,苦练勤思,终于郭长生对通臂二十四式,式式掌握得扎实精纯。师傅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对高徒偏爱有加,并打破门户之见,令其弟子赵士奎将家传劈挂拳也授予郭长生,喜得师兄劈挂拳真传,郭长生眼界大开,使通臂、劈挂两个拳种相得益彰。正如人们常说:“通臂加劈挂,神鬼都害怕”,由于他身灵步活,起落钻伏如墨燕点水,溜步运掌似风驰电掣,二十几岁就有“燕子”之称。由此,他逐渐受到曹锟的赏识,后被调到后府,做曹锟贴身护卫。1923年,曹锟利用武力手段,驱逐了傀儡总统黎元洪,然后通过贿选当上了大总统。曹锟喜笑颜开,随即调郭长生进驻北京中南海,从此他成了曹锟的亲随人员。
  
   郭长生习武之余,喜欢听武林前辈讲一些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武侠故事,他进而习武心切,决心以精绝的武功,普度众生,救国救民。正如古人云:“师教、天资、功夫三者合一,可成上乘。”由于郭长生这三者俱备,又有了良好的心态,所以他很快在武术界出类拔萃,技压群芳。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了曹锟,郭长生又给鹿仲麟当副官。时见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大片国土被列强瓜分,于是愤然辞职回家。
   1928年,中央国术馆在南京成立,张之江馆长特邀郭长生到馆教授苗刀。这种苗刀技术,在馆内很快引起学员们的兴趣,因此国术馆把苗刀列入基本教材,定为必修课之一,郭长生以自己出神入化的精湛技法为国术馆培养了大批苗刀技术人才。后郭长生被选派到国民政府外交部,兼任国术教官。
   1928年10月,中央国术馆在南京举行第一次国考。全国各地精选应试选手400多人,每个参加者必须首先参加预考,比刀、枪、剑、棍、拳,预考合格后,才能参加对抗赛,对抗赛分摔跤、散打、长短兵器。这样一来原报名的四百多人,除被淘汰及弃权者外。只剩下330名参加对抗赛。预定取最优等者15名,但比赛结果产生了17名,这17名中有两名是中央国术馆的属员,那就是郭长生先生和杨松山先生。由于此次比赛是为充实国术馆教学,不分胜败名次,以便将来大家在一起共事,所以比到取出17名,难以取舍。因为时间已到,资金有限,再加之再比下去,怕出人命,没有再往下比。但原定取15名,冯玉祥将军也准备了15份奖品。如何分配奖品?经过讨论,张之江找到郭长生、杨松山,以商量口气,请二位让出,享受优先奖励,并且再以冯玉祥将军名义,加赠每人龙泉宝剑一把。实际郭、杨二位成绩在17名中排名靠前,理应得到嘉奖,考虑到和张之江是领导和属员的关系,而且张之江的为人,深得郭、杨的尊重。为顾全大局,张馆长的建设,两位欣然同意,至此,这项棘手的问题,很顺利解决,由此张之江馆长对郭长生特别喜爱,倍加器重,誉郭为本馆杰出老师。
   南京任教期间,国术馆组织了一次由教官参加的武术表演大会。郭长生练的是跑挂拳。他突兀而起,环跑超距,一式未了,观众掌声雷动。演毕,张之江起身翘起大拇指说道:“真是名不虚传的‘燕子’”。
   郭长生在自己的武术生涯中除致力于通臂拳、劈挂拳、苗刀、左把枪、疯魔棍、劈挂刀、青萍剑等的研习外,还博采众长,广泛涉猎八极拳、戳脚、翻子、太极、形意、螳螂等诸拳。既全面继承本门拳械术,又坚持不断创新。他不愧是位武术天才,任何拳、械经过他手里,他都要领悟出真谛,练出自己独特的风格,从不落入俗套。他在实践中创编了二路苗刀、苗刀进枪、疯魔棍、劈挂刀等传统套路,修改了慢套劈挂拳和青龙拳。这些套路揉进了通臂拳的步法,因此无论在速度、劲力、节奏、造型等方面的水平都提高了一步,使其神韵倍增。比如他演的“青萍剑”,行家都叫绝,曾在30年代中央国术馆拍成电影。抗战期间,青萍剑著名传人在沧州看了他练的第四趟青萍剑后,连声称赞说道真似“游龙飞凤”一般。随之二人结为莫逆。
   郭长生一生授徒很多,可谓桃李满天。其中功夫精湛者数曹砚海、郭建伟、高玉清等。1928年,郭长生代师收曹砚海为徒,传授技艺,为了培养曹,他不但将通臂、劈挂的单势、套路尽皆传授,且陪着练,用自己的身子“喂”着曹砚海打。曹的腿好,他就扬其所长,专门训练了踹、蹬、弹、点、扫、摆、扣、挂,教他明腿、暗腿、奇腿、绝腿。在郭长生的精心传授下,曹砚海进步很快,他两腿灵活自如,不亚于两臂,素有“三只手(两腿加一臂)打人”之说、1929年10月,在杭州举办的浙江国术擂台赛上,曹一举击败上海永安先施公司总镖头,号称“铜头铁臂震江南”的刘高升而取得优胜。之后又在上海擂台赛上夺得第一名。由于两次获殊荣,曹砚海前后两次共获张群、黄金荣、杜月笙等题赠的银盾、银塔5件奖品。在曹砚海击败刘高升后,为表彰郭长生授徒有方和给国术馆夺得荣誉,张之江又赠给郭长生一口龙泉宝剑。这口宝剑非常锋利,削钢剁铜毫不费力。后郭长生又收高玉清、郭建伟为徒,破本门单传常规,把全部技艺无保留地传给他们,后他们在武术界表现极佳。
   郭长生为人谦和,艺高不狂,才高、不傲,平易近人。但他嫉恶如仇,对外强和邪恶则表现了铮铮铁骨、侠肝义胆。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军队侵占整个华北。当时郭长生正在家中休暑假,决定不随国术馆迁移,一家人只好靠过去微薄的积蓄维持生活,故生活日益艰难。有的亲朋劝郭凭一身本领,给日本人混个事,挣口饭吃。可他说“宁死不当亡国奴”。后来,日本驻沧最高司令官太田派人三番五次许以高薪诚聘他为苗刀教授。郭长生说:“日本军侵略中国,大量屠杀我无辜同胞,我不能教给豺狼刀法来屠杀自己的亲人。”毅然拒绝邀请。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进驻沧州。驻沧司令兼沧州专员张华堂曾邀见郭长生,国民党九十四军军长也曾两次拜访郭长生,都想高薪聘他为武术教官,郭长生目睹国民党政府之腐败,均婉言谢绝。
   日军侵华时,盐铁官办。沧州一些老百姓以扫土熬盐卖钱糊口,日军不允许,便招募许多盐务警察查办“盐犯。一天,在姚官屯附近,一群盐务警毒打一个卖小盐老汉,围观者敢怒不敢言。郭长生见此情景,上前解劝:“这年头,中国人别打中国人。”这群盐警一窝蜂向他扑来,其中一个黑大个端起木枪就刺。郭一侧身,黑大个刺了个空,郭长生随之一招把黑大个踢出一丈多远,紧接着又打倒三、四个。其余抱头鼠窜。自那以后,郭长生解危救难的故事不胫而走。
   1962年元宵节,65岁的郭长生应邀到沧州市文化馆表演了劈挂拳。他身轻如燕展翅,拳重似恶虎掏食,博得观众热烈掌声。他又应观众要求,练了青萍剑,游龙飞凤的身法,不减当年。
   郭长生华生传拳授艺,弟子遍布大江南北和长成内外,除曹砚海、高玉清、郭建伟之外,出色的还有他的儿子郭瑞林、郭瑞祥以及张群炎、牛增华等。繁衍至今,练习他所传授的技艺者,数以万计。全国各地遍及他的后人,他所传授的武术成为中华武术的一大正宗,在当今的武术比赛中夺冠者,屡见不鲜,先生为中华武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67年,郭长生患食道癌去世。临终时叮嘱儿子:“要把苗刀之精华,整理成书,流芳后世。”其子郭瑞祥已将《苗刀》一书编著出版。
   郭长生作为一代武豪,他的高尚品德、精湛武功、民族气节、侠义行为,将世世代代为人们所传颂。
  
  

 

  
 

  
 

  
 

  
 

 


 



中华苗刀网 版权所有

办公地址:河北省沧州市体育运动学校 郭瑞祥 电话/传真:0317-3012217
通讯地址:河北省沧州市水月寺大街14号.郭铁良 邮编:061000 农行账号:6228301730009367 6228481731085560018(郭铁良)
电话:0317-7629828 13011996981 15831769852 || Email:1956gtliang@sina.com || QQ:2512408844
本网站版权归沧州郭长生武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董事长 郭铁良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129